工作之余,他背上行囊几乎走遍了云南